首頁 微博 微信

掃一掃關注“青島西海岸新聞網”
熱帖 訂閱RSS 手機APP 在線直播
新聞 > 國內國際 > 正文

短視頻繁榮衍生侵權難題 修改著作權法莫讓平臺“甩鍋”

來源:法制日報   2019-07-16 09:36:33   字號: A- A+

隨著5G時代的到來,短視頻或將迎來新一輪爆發。隨著網速的提升,用戶對視頻內容和畫面的要求也會越來越高,短視頻平臺必將在這方面展開激烈競爭。

多位專家近日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坦言,在對短視頻發展前景保持樂觀的同時,也要看到其中的弊端——5G飛快的傳播速度,將使得內容審核變得更加復雜和困難,如果不能對當前短視頻的侵權問題進行有效遏制,這種現象或將隨之增多。

近些年,短視頻平臺上存在的大量侵犯著作權的現象,早已屢見不鮮。

同濟大學上海國際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劉曉海指出,明確短視頻應用平臺的責任,規范短視頻應用平臺的行為,是制止短視頻侵權行為的關鍵。

“為了在5G時代能更好地遏制短視頻侵權現象,建議盡快修改著作權法,提高短視頻平臺的注意義務,要求其采取與之實力相匹配的防侵權措施,最大限度地維護網絡市場秩序,減少侵權現象的發生。”劉曉海說。

短視頻用戶使用率近八成

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國短視頻用戶規模達6.48億,用戶使用率為78.2%。

與之相對應的,是逐年暴增的市場規模。

《2019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市場規模方面,2018年,短視頻成為整個視頻行業里市場規模增長最快的一塊,從2017年的55.3億元增長到467.1億元,同比增長744.7%。伴隨市場規模增長的,還有越來越多的侵權行為。

2018年9月14日,針對重點短視頻平臺企業在專項整治中的自查自糾情況和存在的突出版權問題,國家版權局在京約談了15家短視頻企業。隨后,通過整改,相關網絡企業對14萬個侵權自媒體賬號進行封禁或降級處理,對47萬多篇侵權作品進行處理,對57萬部侵權短視頻進行下架。

目前,圍繞短視頻制作方式主要有5種侵權形式:秒盜;長拆短;畫中畫;二次創作,即未經許可對影視經典等進行二次創作;微加工轉發,刪除片頭片尾,將LOGO打碼等。而短視頻平臺出現的侵權現象,則有平臺上傳侵權短視頻、委托第三方機構合作完成并上傳、注冊自媒體賬號濫用短視頻等。

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副教授佘力焓認為,根據著作權法及其實施條例對于作品的分類,短視頻在具有獨創性的基礎上,可以考慮歸入“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之列。

“目前,還存在大量短視頻是未經權利人同意而截取他人電影等視聽作品的片段,或者是未經表演者同意而擅自錄播音樂會、劇院的演出等行為,這些都侵犯了原作者著作權或表演者鄰接權,其使用不僅無法受到著作權的保護,還應該承擔侵權責任。”佘力焓說。

不得濫用“避風港”規則

4月22日,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今日頭條)訴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愛奇藝)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系列案,在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宣判。

《一郭匯》是相聲演員郭德綱的首檔短視頻脫口秀。今日頭條訴稱,其是視頻節目《一郭匯》的著作權人,愛奇藝未經許可,擅自向網絡用戶提供了該節目第1期、第3期以及第7期的內容,侵害了今日頭條的合法權益。

愛奇藝辯稱,侵權視頻為用戶上傳,愛奇藝提供的是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無任何過錯。但在庭審中,愛奇藝無法提供上傳“用戶”信息。

法院經審理認為,《一郭匯》具有較高獨創性,構成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受到著作權法保護。愛奇藝在其網上提供涉案節目的在線播放,侵害了今日頭條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因未提供相關用戶信息,法院對愛奇藝“提供的是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的說法不予采信。

海淀法院經審理認定,愛奇藝未經許可擅自向用戶提供《一郭匯》節目內容,侵害了今日頭條的著作權,判令愛奇藝賠償今日頭條經濟損失共計3.4萬元。

國家版權局在對15家短視頻企業進行約談時強調,企業應當提高版權保護意識,加強內容版權管理,要堅持先授權后傳播的著作權法基本原則,未經授權不得直接復制、表演、傳播他人影視、音樂、攝影、文字等作品,不得以用戶上傳為名,濫用“避風港”規則對他人作品進行侵權傳播。

被國家版權局專門強調的“避風港”原則,經常成為一些平臺的擋箭牌。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在實際操作中,一些短視頻平臺會利用網絡的虛擬性,通過注冊小號上傳內容,網站再提供相關鏈接,以此來規避侵權風險。這種利用“避風港”規則來免責的情況在互聯網使用中,非常普遍。此時,這些短視頻平臺不再是網絡服務提供者,而是成為了侵權內容的提供者。

“我們不是說否定‘避風港’規則,而是要增加其進入‘避風港’的前置條件,什么時候能進‘避風港’、什么時候才能免責。平臺只有采取了合理措施之后,才可以適用這一規則。”劉曉海說。

規范短視頻應用中舉報功能

在短視頻是由用戶上傳的情況下,按照我國侵權責任法和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的規定,短視頻應用平臺應當屬于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在短視頻平臺收到有效的通知后及時刪除侵權內容的情況下,要主張其承擔著作權侵權責任只能證明其明知或應知短視頻是侵權的。

“然而,短視頻涉嫌侵權的情況非常復雜,有的短視頻是翻唱他人歌曲、有的短視頻是截取他人影視作品或比賽轉播的畫面,有的短視頻翻拍了其他網友制作的短視頻,因此,判斷應用平臺是否明知或應知作品侵權需要結合個案的情況進行分析。”劉曉海說。

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審理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中列舉了判斷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構成應知的考慮因素。盡管如此,在劉曉海看來,作出判斷仍有一些難度。

在作品的知名度和侵權信息的明顯程度方面,如果短視頻是由普通網友制作的,一般情況下很難證明其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如果短視頻是翻拍其他網友的創作,由于著作權法只保護表達,不保護思想,還要首先判斷翻拍行為本身是否侵權,再加上短視頻的時長較短,很難主張侵權信息是明顯的。

此外,與一些提供熱門影視的網站不同,短視頻應用中的視頻一般是隨機提供的,雖然應用本身會根據用戶喜好進行推薦,但是并不像一般的視頻網站那樣將一些熱播內容置于明顯感知的位置,也未進行排行。

“因此,從這幾個角度證明短視頻平臺的過錯是比較困難的。但是,由于短視頻應用平臺極有可能引發用戶侵權,應當采取合理措施防止用戶上傳侵權內容。”劉曉海說。

劉曉海認為,應當在修改著作權法時作出規定,提高短視頻平臺的注意義務。在具體操作層面,可以從短視頻應用的特點來規范短視頻平臺的行為。

“首先要做的就是規范短視頻應用中的舉報功能。可以考慮要求應用平臺將舉報按鈕置于顯著位置,要求應用平臺在接到舉報后及時處理舉報信息,根據舉報信息的詳細程度對侵權內容及時處理。”劉曉海說。

同時,還可以借鑒電子商務法中有關申請進入平臺的經營者登記的要求,如果短視頻平臺以返現、打賞等形式向用戶返利,可以考慮要求用戶在提現達到一定數額時提供個人信息。

“之所以作出這樣的要求,是因為向用戶返利的方式對用戶上傳侵權短視頻起到了鼓勵甚至教唆的作用,增加了用戶上傳侵權內容的風險,要求提現達到一定數額的用戶提供個人信息,可以便于權利人向侵權人求償,遏制以營利為目的的用戶上傳侵權內容。對于不追求營利的用戶,其上傳侵權內容的動機較弱,出于保護用戶隱私的角度,不應要求其提供個人信息。”劉曉海說。

此外,短視頻平臺應當對多次上傳侵權內容的用戶采取警告、暫停服務甚至永久封號的措施。采取預防措施會導致短視頻應用平臺運營成本的增加;但是考慮到短視頻平臺的收益以及可能對權利人造成的風險,這些成本應當由短視頻服務平臺承擔。

“我們也可以研究和借鑒歐盟在新版權指令中的做法,鼓勵短視頻應用平臺與集體管理組織簽訂許可協議,同時對新成立的或訪問量較小的短視頻平臺采用防止侵權的合理措施的要求寬松一點,防止成本的增加阻礙短視頻平臺的發展。”劉曉海說。(本報記者 蒲曉磊

編輯:王曉莉
標簽: 短視頻 著作權

更多新聞!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青島西海岸新聞官方微信(xihaiannews)

新黃島
西海岸新聞
新闻头条新闻网